2018年3月31日 星期六

一番煎茶


一位嫁到日本的大學同學回台灣掃墓,帶了一包日本煎茶送我,她說禮輕情義重,因為要買到這包「一番煎茶」(第一名監察委員),可也花了一番功夫。


這星期發生的「一番」大事,就是「法規委員會」辯論彈劾案是否改採記名投票,這是新進委員要讓陽光照進監察院的起手式。幾十年來,監院最重要的功能 彈劾違法失職官員 都是採用不記名投票的方式,實在是很見笑。監委要別人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,卻隱瞞自己的投票決定,不願被追究、不敢負責任。像兩三年前黃世銘案就是最諷刺的例子:兩度彈劾案審查都以平票而未通過,社會罵翻了,但護航的到底是誰,大家都諱莫如深。只有黃煌雄因為誤信深藍蛋頭學者胡佛的鬼扯,公然力挺黃世銘,結果這次被提名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」的主委,就遭到圍剿,也算某種意義的「求仁得仁」吧。

在法規會的大辯論中,最頑固的老委員一男一女,都有備而來。男的以前任法官,所以連珠砲般引述了以下的法規,想要証明不記名才有理:〈憲法〉第129條、〈地方制度法〉第44條、內政部54年頒布的〈會議規範〉第55條,立法院〈職權行使法〉第29條、44條、與第35條第2項「但書」、〈選罷法〉第3條、監察院45年第一屆第458次會議通過的〈監察法施行細則〉第19條、立法院〈立法委員互選院長副院長辦法〉第1條修正草案…等等,你不必急著找這些條文研究,因為再多的錯誤也不能變成一個正確。

那位女士不用「文攻」、改用「武嚇」,她說:「記名投票會讓監委承受極大的輿論壓力,根據社會學的理論,在壓力下會有智商下降的後果,減低了判斷能力,容易跟著多數人做出錯誤決定。再加上監委沒有言論免責權,還會被當事人控告。」你也不必急著去找社會學教科書求証,因為很顯然長久以來監察院都採用不記名投票,結果委員的智商也不怎麽高嘛。

要是每位監察委員都像這兩位,我可能還真的是「一番煎茶」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