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7日 星期六

合該尖尾打他一耙


朋友小張從事台灣古早物件的買賣,日昨見我開始找馬英九算舊帳,特地送我一尊「豬八戒」木雕,據他估計至少60年新。豬八戒的氣宇非凡、雄壯威武,當然是對我這隻愛豬的尖尾最貼切的形容,而手拿鐵耙,則是要讓馬英九之流的中國國民黨高官大吏嚇破膽。

略有遺憾者,這尊木雕握拳上舉的右手,前後有一孔穿過,原先應是挑著一付擔子,但現在已經軼失了,很想知道全貌究竟如何。還有一個問題,台灣民間供奉豬八戒的多半是某「特種行業」,如今我把這尊供奉在監察院辦公室,會不會讓人覺得監察院也是「特種行業」?


回到這星期申請的自動調查案。從20068月到2010年的四年間,馬英九對付侯寬仁一個小檢察官所顯示的心狠手辣,真的令人難以想像。我把整個故事分為三個回合,概述如下:

第一回合:20068月民進黨立委向台北地院「查黑中心」檢舉馬英九「市長特別費」按月全數匯入老婆帳戶。半年後,侯寬仁檢察官以「貪污罪」起訴馬主席;同日,馬宣布代表中國國民黨參選2008年總統大選。又半年,台北地院蔡守訓法官用陳長文律師提出的「大水庫理論」判馬無罪。隔兩日,一批國民黨立委公然向檢察總長陳聰明施壓,要求侯不可上訴,但侯在兩星期後仍提上訴。之後台灣高院快速駁回上訴,侯隨即提再上訴,但最高院異常快速趕在2008年馬就職前,駁回再上訴,馬無罪確定,順利登基。

第二回合:20081月馬英九大選勝券在握、反守為攻,委託陳長文檢舉侯對他的起訴「筆錄不實、偽造文書、瀆職」;唯年底北檢裁定不起訴。半年後,馬又委託陳長文自訴,不料20098月台北地院認為侯「無筆錄不實的問題」,反指馬「法律見解有違誤」。馬以總統之尊控告一位檢察官,居然兩度被打臉,於是一不作二不休,拼了。


第三回合:20101月底,陳長文藉侯寬仁在他案上的失利,投書〈聯合報〉痛批侯製造冤獄,並引監察院前此對侯的懲處要求。同日,馬英九將剪報移請法務部長王清峰「一閱並說明」,事後對外解釋「只是反映輿情」,但怎麽輿情的投訴者正巧是他的辯護律師?而輿情的投訴對象正巧是當初起訴他的侯寬仁?十天後,王部長積極「順應輿情」,以公函要求高檢署查明「偵辦馬九涉犯貪污罪…的失職人員,並將懲處結果具報」。其後半年,高檢署的考績會先對侯「不議處」,部長不滿,第二次改提「警告」,還是不夠,最後由法務部檢審會提「申誡」,使侯的考績兩年乙等,並從此升遷無望。


一般以為「睚眥必報」是小人行徑,如果一個人不只挾怨報復,還假借權勢而為,那就更是等而下之了,這種人挨尖尾一耙,不為過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