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16日 星期五

新年新志願

除夕那天老婆上傳統市場補買些蔬果,賣菜的阿桑說最不喜歡過年,老婆覺得奇怪:「過年不開市,可以好好在家休息幾天啊?」她回答:「哪裡有得休息?家裡的事更多啦。」

這似乎也是我的寫照,這幾天放年假不上班,可是要做的事比平日只多不少。最大宗的就是不斷累積的近百份「陳情案」,立志要用這幾天「大清倉」;但是自己也知道,每次新年新志願的下場,都是「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」,這個春節可以例外一次嗎?

先把本週的一項工作成果向大家報告:監察院有好幾個特種委員會,例如法規研究委員會、人權保障委員會、廉政委員會等等,都是由內部委員選任組成;只有一個「諮詢委員會」與眾不同,因為委員是由院長聘請各行各業社會賢達擔任。過去兩年,這些諮詢委員都是何方神聖呢?13位中的8位是陳長文、高希均、劉光華、胡佛、張臨徵、吳清基、古登美、李念祖。如果你對這份名單無感,那你一定是政治冷感,因為他們都是藍得發紫,另外4位也無一來自綠營。

還有一位是許宗力,就任司法院長就已經辭職,以致目前委員會留有一個缺額,對我來說,太好了。趕緊在第一次參加的「院會」提出臨時動議,要求這一席缺額由11位新進委員共同推薦人選,院長也同意了。於是我們連署了前大法官許玉秀,在過年前最後一天下班前半小時,把名單親手交給院長,希望過完年就會發佈。為什麽是許大法官?因為她是少數不畏威權的法律人,當初曾在「扁案換法官」的釋憲案中提出「不同意見書」,認為台北地院把周占春逕行換成蔡守訓的作法,沒有顧慮到阿扁的基本人權。

或許你會覺得13位只換了一位,有什麽用?當然我也希望多爭取一些,這是何以我一再公開挑戰陳長文,說他不是憲法權威、只是馬英九御用律師,不適合擔任監察院諮詢委員,以為這樣他會憤而自動請辭、提早離去。但這位仁兄皮堅甲厚,和「管爺」一樣,說不走就是不走。不過即使只改變了十三分之一,仍然有象徵意義,而且任何一種改革都是起步最難,再堅固的堡壘只要有了「破口」,就有攻克的機會,這是過去三十年從事校園改革與社會運動的心得。

同樣的道理,我下星期即將正式發動的「2009年司法節諷扁短劇」調查案,也只是「司法除垢」的一個起步。但我會堅持在這條轉型正義的長路上,走完兩年半,把手頭現有的「辦綠不辦藍」20案全部做一個了結。


今天的週記好像太嚴肅了些。最後送大家一個新年的小豬物語:「上帝啊,假如你不願意把我變苗條,至少把我的朋友們變胖嘛!」面對滿桌年菜,心有戚戚焉。